首页 资讯 视频 公告 双减 金融

一蓑烟雨任平生 | 苏曦35年基层工作的心路历程(一)

2024-06-09 苏曦 口述 白描 |整理 龙港网

苏曦  口述

白描  整理

引        子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的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,一波波创业发展的热潮蔓延至华夏大地的每一个角落。在浙江省南部有一个濒临东海的小县——苍南县,其发展格外引人瞩目。这个县成立的时间是1981年,县域面积1200多平方公里,人口100多万人,其发展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步。建县之初,百废待兴,勤劳智慧的苍南人不等不靠,勇立潮头,解放思想,开拓创新,先后创造出14项全国改革之最,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“农民建城”“浮动利率”“挂户经营”“私人钱庄”“私人包机”“农民告县长”等等,让苍南县一次次在全国引发关注、点赞。40年弹指一挥间,从一个贫困县一度发展成为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,2018年苍南县列入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第86位。

2019年,苍南县龙港镇从苍南县分出,设立为县级龙港市,为中国第一例镇改市,让苍南县再次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。但是,龙港设市,也让苍南县成为浙江省山区26县之一,重新回到了欠发达县的行列。新时代、新要求、新使命,苍南县域经济再次面临着加快发展、赶超发展、高质量发展的艰巨任务。在这一背景下,苍南县积极发挥山海资源优势,选择了拥抱央企、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的新思路。短短几年内,核能、风能、太阳能、抽水蓄能、空气储能、储能电站、生物质能等一系列新能源产业齐头并进,尤其是千亿核电、千亿海上风电、千亿新能源装备制造正在变成现实,苍南县再次站在了全国县域经济转型发展、高质量发展的时代前列。

为什么苍南县能够一次次脱颖而出、创造出不一般的光辉业绩?除了改革开放的国家宏观政策环境外,最重要的就是拥有一大批不甘落后、不愿服输、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苍南人。敢为天下先,特别能创业,走遍千山万水,想尽千方百计,说尽千言万语,吃尽千辛万苦,就是这个时代的苍南人创业创新精神的生动写照。我们欣慰地看到,在商界,一大批企业家书写着无中生有、人无我有、人有我优的传奇篇章;在政界,一大批党员干部践行着默默奉献、正气凛然、舍我其谁的瑰丽人生。

苏曦,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,一位普普通通的基层干部,35年如一日把自己的青春、热血全部无私地奉献给党、奉献给人民。苏曦的故事就此展开——

2023年10月,57周岁的苏曦从浙江省苍南县红十字会党组书记、常务副会长的位置上退下来,此时,对于苍南县的很多干部来说,心里终于可以松了一口长气,再也不用整日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。甚至个别县领导还要求苏曦搬离原单位办公室,搬得越远越好。

此时的苏曦一脸茫然。

从1989年浙江台州供销学校毕业后参加工作,至今已35年在苍南县这个浙、闽两省交界的小地方转了11个单位,一步一步从办事员到乡党委委员、副乡长,再到县局机关副职、正职。应该说,正科级干部身份在一个小县城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。更何况,自己曾经是全县党员干部学习的典型,入选2004年《中国人物周刊》杂志“年度先进人物”,《南方周末》为自己作过专访,并得到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关注和批示。可如今,自己的正常“退二线”却被一些干部当成送走“瘟神”一样对待,内心顿感凄凉!

苏曦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,心跳还是正常的。这些年,自己一心扑在工作上,至今单身一人。为工作、为群众,自己屡遭一些干部的孤立、羞辱、罢免,导致了本身单薄羸弱的身躯健康状况每况愈下,先后在上海、温州动了两次手术。再加上收入微薄买不起房子就一直住在单位,一间办公室隔成两半,前半间是办公室,后半间是宿舍。现在突然要赶自己走,一时间为找房子发愁。

苏曦整理着自己的衣物、书籍,准备离开单位这个“家”。无意间,翻到了一张旧的明信片,上面写着:“与苏曦共勉——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。”下面署名是曾经担任中央纪委副书记的刘锡荣同志。自打1993年与刘书记认识起(那时,刘锡荣担任浙江省委常委、副省长),刘书记和夫人每年岁末给苏曦寄来一张明信片问候。看着看着,苏曦的眼泪忍不住簌簌流了下来,自己为党和人民奋斗了35年,呕心沥血,勤政为民,两袖清风,一身正气,与天斗,与地斗,与人斗,到最后无房、无家、无“朋友”,难道这就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官场宿命?

苏曦参加在红十字国际学院学习

▲ 苏曦参加在红十字国际学院学习

可转念一想,苏曦也觉得无需怨恨。既然命运把这一结果抛给了你,你就应该乐观坦然。因为你的过程很精彩,又何必在乎这一结果呢?而且,你的影响和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一个县的范畴,你又何必苛求、计较一个小县城里的官场生态呢?当年,海瑞先生罢官的时候,多少地方官员对他避之三舍、咬牙切齿。几百年过去了,人们只记住海瑞这个标杆的历史光芒,还有谁去关注这些当年对他避之三舍、咬牙切齿的一众地方官员呢?


第一章    仙居乡:不一样的年轻人

■乡里大部分干部认为,苏曦能够把乡政府大院的卫生事务主动去承担,这是苏曦为人善良、工作上进的表现,理应得到鼓励、褒奖。但是,也有一些干部认为,苏曦有野心、想出人头地,所以故意去做别人不愿意做的、本职工作以外的事情,意在引起组织注意。

1、从县日杂公司调入

苏曦,1967年2月出生于浙江省苍南县钱库区望里镇南茶寮村一普通人家,父母都是地地道道、勤勤恳恳的农民。望里镇是一个山区半山区平原乡镇,区划面积、人口规模、经济总量在苍南县属于中等规模乡镇。全镇除了农业外,工业以气流纺产业为主,家家户户从事气流纺产业。苏曦自幼学习认真,个性鲜明,成绩突出。1987年以优异成绩考上高中专,入读浙江省台州供销学校,专业是工业财务会计,毕业后回到了苍南县。1989年9月被分配到苍南县日杂废旧物资公司工作,担任办公室副主任。工作了9个月后,于1991年5月调入苍南县钱库区仙居乡人民政府工作,担任乡政府文书一职。从此,开启了基层行政工作生涯。

需要说明的是,在1987年能够考上高中专,绝不可小看,其含金量相当于现在考上985、211大学可见,苏曦那个时候学习成绩是非常优秀的。另外,1989年高中专毕业回来,国家是包分配工作的。一般稍有点关系,就可以分配到县级机关单位,差一点的也是可以到乡镇机关上班。当时,苏曦被分配到苍南县日杂废旧物资公司工作,属于工作安排比较难看的一位,可见,苏曦是属于没有背景关系的一位。

能够从苍南县日杂废旧物资公司调入仙居乡政府工作,源于遇到了一位贵人。当时,苏曦在苍南县日杂废旧物资公司工作表现突出,引起了一位来考察调研的县领导的关注,这位领导十分欣赏苏曦,建议调到乡镇做行政工作,个人前途会好一些。在他的关心下,几个月后,苏曦如愿调入仙居乡政府。

2、把洗厕所包了

到了仙居乡工作,苏曦才23岁,科班出生,年轻气盛,风华正茂,和许多年轻干部一样,心中沸腾着为国家、为人民义不容辞作贡献的热情。乡政府对苏曦也很器重,就把掌管乡政府大印的文书一职交给他。

当时,仙居乡是苍南县钱库区下面的一个小乡镇,人口大约3万不到,面积约8平方公里,辖安居、仙平、湖广店、木桥头、神宫桥、雅前、雅中、雅后、十二岱、龙船埩、河西岸、柘园、朱家斗、李家垟头等14个行政村。其中,6个行政村居民都姓陈,陈姓为当地的大姓。在苍南县,历来宗族风气十分浓烈,历史上经常发生大的宗族械斗事件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苍南县钱库区曾经发生过一起震惊全国的宗族械斗事件——“陈杨大战”,动用机枪、手榴弹、火炮等军事武器,死伤无数,以至于陈、杨两姓一直不通婚。改革开放后,国家加强了法制建设,也偶有宗族械斗事件发生。宗族观念也必然蔓延到官场,干部也在讲姓氏文化,你姓陈我姓林他姓王,大家热衷于以姓氏为纽带搞干部小团体,以谋取自己的利益。

所以,在仙居乡,一般情况下有一条不成文规定,乡党委书记一职组织上都由陈姓干部来担任。据说,有一位非陈姓副乡长在乡政府换届选举时没有选上,源于他得罪了当地陈姓大佬。所以,非陈姓干部来到仙居乡工作,一般都会比陈姓干部要循规循距一些。

苏曦自然也知道入乡随俗,遵循这些不成文的规定。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看到乡政府大院内卫生平时无人打理,就主动承担了起来,每天早上起来,赶在大家上班之前,第一件事就是打扫乡政府大院。除了打扫院子外,乡政府的公共厕所平时是最脏的,大家都在使用,但是,就是没有人去打理卫生,整日臭气烘烘,蚊蝇飞舞。苏曦也主动承担起打扫公共厕所卫生的职责,每天早上、中午、晚上三次到河边挑水冲洗公共厕所。由于苏曦每周七天都在乡里上班,以乡为家,渐渐地就成了乡政府大院里的卫生大总管。

乡里大部分干部认为,苏曦能够把乡政府大院的卫生事务主动去承担,这是苏曦为人善良、工作上进的表现,理应得到鼓励、褒奖。但是,也有一些干部认为,苏曦有野心、想出人头地,所以故意去做别人不愿意做的、本职工作以外的事情,意在引起组织注意。对同一事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,其实也是正常的,因为每个人的接受教育程度、人生价值追求、生活实践环境是不一样的。

其实,上个世纪八、九十年代的苍南县的乡镇一级的机关是一个工作、生活都比较散漫的单位,也是干部消磨意志的好地方。平时,乡政府机关对干部的考核管理并没有明确的考勤约束、纪律约束、道德约束、绩效约束,干得好的、勤奋努力工作、品德优秀的干部也不见得进步提升快一些,或者工资奖金多一些。如果你想在政治上进步,一般都要找找关系、行贿送礼,否则组织不会想到你的。就连在单位入个党,也有不成文的规定,要给有关领导送一些礼物的。所以,好多干部一辈子呆在一个乡镇政府机关同一个岗位的比较常见,正所谓官场上比较流行的说法:“不跑不送,原地不动;只跑不送,平级调动;又跑又送,提拔使用”。

乡政府一年工作主要是计划生育、收征购粮、收农业税等,完成这些任务后,干部们就打打牌、赌赌钱、喝喝酒、唱唱卡拉OK、讲讲女人、搞搞“会钱”。而乡政府里的干部大都由父辈顶替人员、退伍军人、农村招聘人员组成,这些人文化程度、思想修养、作风纪律与正常科班大中专毕业生相比,差距很大,老百姓往往称这些干部为“土八路”。在这样一群干部当中,苏曦遭到一些人另眼相看,是十分正常的。不只是仙居乡的苏曦,苍南县其他乡镇政府也存在科班出生的干部与这些“土八路”干部之间的矛盾。

3、当文书盖章不收烟酒

在乡政府工作,最有实权的是,除了书记、乡长,就是乡文书了。文书平时主要工作就是收发文件、整理档案、张罗会议、购买物品、办证盖章等一堆杂事,职务不高,但是很有实权,尤其是掌管乡政府大印。那时,前来打各种证明、办理结婚证等事务很频繁。以前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,凡是来乡里打证明、办结婚证之类的,都要给乡文书送礼,包括烟、酒之类的。久而久之,大家都习以为常了。一些文书常常把烟、酒分发给乡政府里同事,让大家有福同享。

苏曦当文书,不这样搞了。群众到乡政府打证明、办结婚证等,凡是领导签字的、符合规定的,一律立即办理,绝不怠慢,不收烟、酒,也不接受吃请,更不会去索取,苏曦把这一块在其他干部看来的“肥肉”自愿给抛弃了。群众是方便了、高兴了,纷纷对苏曦竖起了大拇指。但是,乡政府里的一些干部不高兴了。为啥?因为这些干部也跟着没有烟抽了、没有酒喝了,对苏曦有意见了。你自己不抽烟、不喝酒,但是,可以收过来分给我们这些干部呀。苏曦恍然大悟,原来同在一个屋檐下,自己动了这些干部的奶酪了。于是,无奈的苏曦又开始收烟、酒了,并把收来的东西全部分给乡政府的干部。

在仙居乡工作期间,苏曦还有两个行为,引起一些关注、争议:一是,当时,由于计划生育工作十分紧,一些“女儿户”家庭往往把刚出生不久的女孩子偷偷放在乡政府里。乡政府的态度就是不理他,时间久了,孩子的父母良心过不去,自然会抱回去处理好。当然,也有狠心的父母撒手不管的,如果这样,乡政府会让其他具备收养条件的家庭出面收养、抚养。苏曦十分同情这些刚出生就被父母抛弃的女孩,偷偷抱回办公室喂奶。从人性角度来看,苏曦的这一行为是对的,但是,遭到了一些乡政府干部的批评。二是,苏曦多次向组织提出想到苍南县贫困山区工作,以帮助更多山区群众脱贫,此举也被一些乡干部私下讥笑为“二百五”。


相关文章:

一蓑烟雨任平生 | 苏曦35年基层工作的心路历程(二)


责任编辑:costner1
相关阅读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