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视频 公告

77年前,金乡报人陈则之冒死撰文救了金乡钱库两地人

2021-03-02 顾刚玉 卫城文化客厅

微信图片_20210302144705.jpg

图文没有接关联(图为参与抗战的庄河大刀会


      今年是苍南钱库“3·6”惨案七十七周年,“民国三十三,张韶舞想升官。日夜抓壮丁,青年全逃完。捐税如牛毛,收钱又贼烂。有钱可买命,没钱泪流干。穷人没办法,官逼民反反!反!反!”这是当年流传在当地的一首蛮话童谣,记载了那段悲惨的历史。


张韶舞镇压民变

  1944年,我国正处抗战时期,平阳县县长张韶舞横征暴敛,日夜强抓壮丁,苛捐杂税多如牛毛,钱库等地的农民不堪重压,奋起反抗,张韶舞就亲自带兵到钱库进行镇压。农民在“大刀会”的影响下,喝下号称“刀枪不入”的符药水,蜂拥呐喊着冲向宜山江南区公所。张韶舞丢盔弃甲,骑着大马逃回县城,立刻向温州专员张宝琛和省长黄绍竑求救,要求派重兵前来镇压。

  接到张韶舞的求救急电,省里立即召开紧急会议。会上,浙江省保安处视察主任、少将汤敏中(字捷夫,今苍南县龙港江山人)慷慨陈词:“听说平阳大刀会首董某,以拳授徒,又行医乡里,颇有侠义名声,这次聚众作乱,不是他的本意,只是官逼民反。当此日寇猖獗、国步艰难之际,更应体恤民间疾苦,以派员招安为上策。”省长兼省保安团司令黄绍竑听罢,对保安处处长兼保安团副司令宣铁吾笑道:“人云捷夫是儒门宿将,果名不虚传。”但黄绍竑还是下令派兵南下,不过嘱咐不许妄杀百姓。汤敏中很不放心,提出要求随军前往,却被宣铁吾拒之。

  汤敏中没料到,3月29日(农历三月初六),省保安团与温州驻军三十六师师长廖肯的部队,在张韶舞和张宝琛的亲自督阵下,到钱库就大肆杀戮,对手无寸铁的农民群众进行了血腥镇压,见人就杀,不分男女老幼,见屋就烧,一间不留,见物就抢,还将抢来的财物拿到平阳县城街头拍卖。顿时,钱库镇和周边村庄,方圆数里,尸横郊野,河水被鲜血染红,村庄被烧成灰烬。

  

微信图片_20210302144702.jpg

金乡小学中的龙门

      当时我才七岁,住在金乡城里小山边上,当天下午,山边群众纷纷上山观望,我也跟着上山,只见北门外钱库方向的一大片天地间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,大路小路上,田岸里,一群群难民慌慌张张地拼命向金乡城避难逃奔过来。傍晚时,我家的小院子进来了十几个逃难的钱库人,他们扶老牵幼,要求让他们暂时住几天。我看见几个妇人捶胸顿足,泪如雨注,全身抽着哭,但就是哭不出声,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的亲人被官兵杀害了,怕哭出声来影响我们。当时他们那惨痛情景,深深地埋在我的心里,至今七十年记忆犹新。这就是震惊全省的钱库“3·6”惨案。第二天一早我到外面看,河对岸就是城隍庙和中所庙,全是钱库难民,他们或坐或躺、或哭或叫喊,个个疲惫不堪,神情憔悴,两眼木然,痛苦难言。后听大人们讲,当时金乡几十个庙宇、祠堂以及百户人家里,都住满了数以万计的钱库难民。

微信图片_20210302144700.jpg

国民党军队把在钱库砍下的人头“展览”示众

  杀人魔王张韶舞还不肯罢休,竟惨无人道地指令士兵将死者头割下,运到鳌江、平阳县城,在鳌江小学大操场上和平阳县城西门的校场里大摆人头展览会,强迫人们前往参观,还强令照相馆摄影师拍成照片,给自己上报请功领赏。不仅如此,“两张”还策划着更阴险、更大规模的罪恶计划,他俩认为钱库都是农民,没有文化,不会策划造反,而金乡读书人大有人在,定是这次民变的幕后策划者,故把钱库以南划为“匪区”,金乡城则定为“匪穴”。计划把钱库以南的所有乡村和金乡古城的人民统统烧光杀绝,并电报黄绍竑准其此罪恶行径。


陈则之著文救民

  当时金乡人、艺文中学毕业的陈则之在《浙瓯日报》任总编兼主笔,闻此凶讯,大为震惊,他急切地思索着借舆论进行揭露和拯救。

  他想到,钱库惨案发生之前,平阳政府为教育扫盲,在县城通福门设卡,挂上注音字母,让过往行人熟读,会者放行,不会者罚学会后放行,此事被省府嘉奖为“教育第一”,于是他抓住此事,4月10日写成《平阳国民教育第一吗?》的社论刊登,文章批评道,平阳号称国民教育第一,为什么竟会出现喝了符药水就会刀枪不入的“愚民”?而这些人与家庭最后竟惨遭烧杀,从而公开披露了钱库“3·6”惨案。

  文章一发表,就像油锅炸了一般,立即引起了全社会的强烈反响,人们愤怒地指责张宝琛、张韶舞、廖肯等人是杀人魔王,尤其是在温的平阳籍(包括今苍南)各界人士,立即举行集会,成立平阳同乡会,一边向张宝琛、廖肯提出质疑和示威请愿,强烈要求他们立即放下屠刀,一边募捐筹款,救济受害难民。当时钱库括山人、浙江省司法界著名人士郑汝璋刚好回乡探亲,目睹钱库劫后惨状和闻听“两张”还将血洗钱库金乡的消息,义愤填膺,特地赶到温州责问张宝琛和廖肯,当廖肯自称此举是镇压刀匪叛乱时,郑当即责之,这是民变,不属匪乱,都如此到处烧杀,滥及无辜,岂非官逼民反!斥得张廖二人哑口无言。

  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,省长黄绍竑不得不率员到金乡、钱库进行查勘,看到钱库难民的悲惨现状和金乡根本没有所谓的谋反迹象,下令“两张”收起罪恶的屠刀。迫于压力,廖肯和省保安团长后来在报上发表启示,声明事件的发生应由张宝琛与张韶舞负责,推卸杀人罪责。一场更大规模的罪恶阴谋终于被制止了。

  与此同时,平阳同乡会公推陈则之将募集的500万法币救济款送往钱库,慰问抚恤难民,陈则之在当地著名人士黄菽民(新中国成立后任平阳县副县长)的陪同下,用了半个月时间,挨家挨户对难民进行慰问抚恤,如数发放捐款,虽只是杯水车薪,却缓解了燃眉之急。事后,他与黄菽民刊登启事,把账目公布于众。

  晚年的陈则之亲口对笔者说,当年冒死申义之举,不仅整个过程辛苦劳累,而且精神压力巨大,但他感到非常欣慰,这是他一生中办得最满意的事。陈则之因此事触犯了当局,后来被撤去总编兼主笔的职务。他深知自己在报社已不可久留,决然离开工作了十二年的《浙瓯日报》,放弃心爱的新闻工作,回到家乡,后担任金乡小学校长,一直投身教育。


责任编辑:costner1
相关阅读
热门推荐